TAG标签 · 加入收藏 ·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「 非诚勿扰粉丝网」官方网址IFCWR.COM | 报名方式 节目规则

把野男人领家里

非诚勿扰粉丝网 来源:www.ifcwr.com 发布日期:2015-05-08 10:07
文字:禅小岩 邢科因为顺利拿下了一笔大单子,公司将为他举行庆功宴,我问他,提成不少吧?他想了想,是的,大概有十几万吧。天哪,我大呼小叫起来,你真棒,真有本事。其实,他们做业务的就这。

 

邢科因为顺利拿下了一笔大单子,公司将为他举行庆功宴,我问他,提成不少吧?他想了想,是的,大概有十几万吧。天哪,我大呼小叫起来,你真棒,真有本事。其实,他们做业务的就这样,碰到了狗屎运,能捞一把,不像我这样朝九晚五上班的,按月领薪。

邢科说他已经向公司请了年假,想外出旅游,问我一起去吗?我说,不大好吧,现在正是我所在的公司的销售旺季,每天各类的财务出入流异常繁杂,实在是脱不开身,要不,等十一吧。邢科说,你说怎样就怎样,随你。

​庆功宴举行在市区的一家高档酒店里,这里集餐饮,休闲,娱乐为一体的。邢科说,公司的同事都知道我讨了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妞,媳妇,这一次你可要给我长点脸。

我重重的点点头,这还用说吗?我肯定会盛装出席的,让他们知道,邢科有我这个贤内助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时间很快来到庆功宴当晚,人很多,不过大家都彼此很熟悉,简单照面后,邢科拉着我一个个给我介绍,大家都亲切的喊,“嫂子好。”这招呼一路打过去,我竟然觉得,邢科的人缘好到爆棚,他和每一个人都处得来,而且都十分友好。不像我的公司,勾心斗角的,每天都活的很累,经常看见彼此泼脏水,栽赃陷害的,抢功劳据为己有的,得势洋洋得意的,其实都是为老板卖命的,可都被那点微薄的薪水和职位给迷了眼,当辞职后,才会觉得在公司所拥有的一切,其实都分文不值。

邢科很开心,大家轮番给他敬酒,他来者不拒,是属于那种你敢敬我就敢喝的主儿。想起我们结婚的时候,他就是这样,结果,不等婚宴结束,他就醉了,被一行人七手八脚的给抬了出去。事后,我说,你少喝点能死,还是咋的?邢科说,开心吗,开心就要多喝点,我这人喜欢贪杯。

我提醒他,“不能多喝,多喝对身体不好。”

邢科红着眼​​,“我说啊,老婆,你就这点不好,不大气,我不就多喝点嘛,至于吗?”他的眼有血丝,应该是昨晚打游戏熬夜所致,他呕出酒气,熏到我脸上,我赶紧弓腰,跑进卫生间,蹲下身,想吐,卡着喉咙却干咳不出,却是引得双眼都是泪。

洗把脸,透过卫生间的镜子,里面蓦地出现的一个人,却让我神经骤然变得紧张起来。

转过身,紧张的呼吸都变得不稳,心潮澎湃起来,怒叱,“你怎么来了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是似吙。

“你说我怎么来了,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,这里是公众场所,我有我的自由。”似吙逼的我越来越近,就在一个脚的长度时,邢科的一个女同事走了进来,她应该也是醉的不轻,看到我就喊,“嫂子,你干嘛呢,来给我捶捶背。”似吙趁机而溜。

”嫂子啊,你到大厅去劝劝大哥,再喝就断片儿了。“

“嗯,好的。”

“嫂子,说实话,我真羡慕你,你看大哥人那么好,又那么帅,关键是忒有本事,这年头,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不好找喽。”

“是嘛?呵呵。”

“咋会不是呢?你是不知道,他刚进公司的那个时候,很多个女孩都打过他的主意,都被他婉拒了,我们还以为他女友盯梢的紧,结果才发现,他是那种十分顾家自律的好男人,根本不用女人看,就很自觉自知。有一次,我们部门有一客户家的枇杷熟了,送了一篮子来,他说,你特别爱吃,硬是不让我们吃,说要给你捎回去。当时,我们都感动都快哭了,讨男如此,死了也如愿……”​

这个事儿,我是知道的,我还以为他在市场上买的呐,邢科啊,邢科,还有多少事情的内幕是我所不知道的。

女孩吐够了,画了点淡妆,又去了前厅,我跟随她,一前一后。

邢科玩的正欢,正和一帮子老爷们在那里猜枚,他声音最大,喊得最响亮,看到我,一把拉过去,看样子醉的不轻,“我老婆,人长得美吧?”

人群中齐刷刷的回应道,“美,嫂子的美,那是有目共睹的,不像咱们公司的那些歪瓜裂枣。”

邢科又说,“美,当然美。”他捏起我的下巴,“可是美有什么用,中看不中用。”

我捂住他的嘴,“你喝多了,咱们走。”顺便对别人说,“抱歉,你们继续玩。”

那帮人也很通情达理,“嫂子,没事儿的,大哥这样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们都习以为常了。倒是你,嫂子,平时对大哥好点,他也不容易。”​

邢科拽掉我的手,“我说啊,弟兄们,我老婆,她啊,她……​”他吐了,吐在我的裙子上。吐完后又接着说,“我老婆,她啊……”“啊……“他又吐了,这一次直接吐在另一个男同事的皮鞋上。

这样的邢科,实在很丢人,他怎么可以这样,太丢人了。

他还要说些什么,我阻止他,把他拉到一边,”你还出丑卖赖了,行吧,算我求你了。看看你那德性。“

邢科哈哈大笑,”对,我丢你人了,我出丑了,我卖赖了,我他妈的就是混蛋,绕小紫我算是看清你了,你是个什么东西,你在乎过我吗?我会把野男人领家里吗?“

”啪“的一声,我打了他,对,我狠狠的打了他,他真该打。也许,这一巴掌激怒了他,他凑过来,啃我的嘴唇,我推开他,他拉我到客房的楼上。

”你要做什么?“我说,”我的手很痛啊。“

邢科说,”痛,你也知道痛,痛是怎样的一种领悟,你懂吗?你不懂。“

这一次,邢科像是疯了一样,从楼上到楼下,他继续玩他的,我则被安置在一大帮男人中间,其中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也不知是醉了,还是故意轻佻的调戏,竟然朝我脸上吐烟圈,我鄙夷的看过去,邢科却紧紧的拉住我的手。

我记得以前,有一个小混混对我说了不中听的话,他都不能容忍,上去给别人拼命,现在呢?他竟然选择了,默许,容忍,迁让,纵容,他真的是变了,变得毫无人情味,变得好可怕。

香港马会开奖结果http://www.ifcwr.com/a/xglhcmhkjjg/
http://www.ifcwr.com/a/baijiale/

把野男人领家里 把野男人领家里
评论:把野男人领家里
按编号查找女嘉宾 1号 2号 3号 4号 5号 6号 7号 8号 9号 10号 11号 12号 13号 14号 15号 16号 17号 18号 19号 20号 21号 22号 23号 24号